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飘然远去,归期未定。

汉东棋局之商人王大路

王大路是个人精子。从政时可以年纪轻轻身居高位,经商时可成一方大鳄。

王大路和李达康欧阳夫妇都是好朋友。但对这夫妻,他是憋了一口老槽要吐。

对于李达康,他感到委屈。多年来李达康防范他,避忌他。在李达康管辖范围内王大路没有生意,但李达康还要敲打他不要走小路。后来他和易学习在李达康家里把酒言欢时,王大路老泪纵横,要李达康必须喝一杯。

但王大路对李达康很宽容,开解着李达康的老婆,供着李达康的女儿,别墅股权都有送(当然李达康本人没有收)。李达康和女儿闹僵了,王大路还代为传话。

对于欧阳菁,他感到可笑。说欧阳菁拒绝成熟拒绝成长,这在中年妇女是可悲可笑。但即使心里这么吐槽,表面上还是很耐心的周旋,连李达康都佩服不已。这就耐人寻味了。

实际上,在我看来,王大路和李达康欧阳夫妇的关系,既有原来的友情,也有留条后路的考虑,一个精明的商人是不会做赔本买卖的。

李达康严苛而爱惜羽毛,王大路知道,所以多年来都不去找他,并在李达康的范围内没有生意,和李达康切得干干净净。

但是王大路是商人,商人绕不开Z Z,他需要Z Z一定的荫蔽,虽然李达康一般都不会帮他,但多个朋友多条路,他需要和Z Z保留一定的联系。

这个渠道就是欧阳菁和佳佳。他和欧阳菁确实有同学的旧情(现已不是爱情),也有现实利益的考虑。

王大路的夫人路线走得不错,欧阳菁和佳佳都非常信任他。

非常害怕GS勾结的李达康居然默许了王大路和欧阳菁的密切往来,不但没制止,也没吃醋,最大的底气在于李达康没帮过王大路办事,他能摘干净。

但是欠人情是要还的,这个是社会的一条不成文的规则。

欧阳菁入狱后,李达康终于知道了王大路资助佳佳的事实,所以把王大路叫过来家里。

先摸了摸欧阳菁犯罪的实情,再问问王大路是否清白干净,判断下王大路的风险程度,然后提到了王大路资助女儿的事情,其实就是要问王大路:“你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聪明的王大路说这是他和欧阳菁的事情,跟李达康没关系,李达康也没帮他做过什么事情。

最后李达康请王大路向女儿传话,这时李达康可悲的发现,自己的家庭生活里,可信赖可跟前妻女儿都搭得上话的居然就是王大路这个外人。

后来王大路和易学习在李达康家里喝酒,提到李达康同意大风厂招标的事情,估计李达康想趁此还这个人情,也算满足前妻的心愿。

在易学习的教育下,王大路又决定坚持在李达康的管辖范围内没有生意的原则。

估计李达康得知情况,后脑门可能还要出汗:“那这人情以后我要怎么还?”别人在你的夫人女儿身上下了大血本,就算是王大路觉得老朋友旧情谊不求回报,李达康可能也不敢就这么想,毕竟商人逐利天经地义,这人情一天不还,总是个事,不知道后面还有难事不。

对了,大家可以对比下高李两书记,都是夫人有经济问题,有个坑爹下属,有来往密切的商人,都和发妻离婚女儿都在国外,这么多相似点,为毛两个书记的结局不同啊?

总体来讲,王大路的人设是个厚道的商人,他的个性也比较宽厚,对亲友不太苛刻,也比较重情谊,念着易学习和李达康当年资助的情义还要送股份和别墅。或许有Z Z考量的因素,但是情感因素是显而易见的存在的。但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的布局也是很微妙的。和李达康关系明面的疏远,算是一道防火墙;暗线的联系,则又是一种牵扯。

再提一笔欧阳菁,能被王大路和李达康两个人中龙凤年轻的时候死追,可见欧阳菁少年时是多么出类拔萃明艳动人。

但是后来成长轨迹不同,李达康从政,王大路经商,都是宦海沉浮商海险恶人情冷暖世道炎凉,所以这两个人后来都磨练成人精子。

欧阳菁相对平稳,可能她要分心照顾家庭,可能陪着李达康颠沛流离多次中断职业规划,加之高官夫人现实中别人也要礼让三分,不用面对险恶局面的欧阳菁,尽管双商在线,应付日常工作生活绰绰有余,但比起这两位人士就完全不够看。王大路和李达康哪个要收拾欧阳菁都是能分分钟完爆。欧阳菁也知道,所以,基本李达康对她的要求,她尽管怨声载道,还是乖乖照做。李达康喊她回来就得回来,李达康不让她打旗号她就不打。李达康拒绝为王大路的事情通融,尽管这是分手前最后一个要求,生气的欧阳菁还是只能接受离婚了事没办成的结果。

夫妻俩明面上吵得凶,暗地里很多微妙的表述,李达康还是接收得到。就像欧阳菁怒吼要李达康做裸官下台,实际上到了监狱还要防着高系人马伤到李达康。李达康也知道欧阳菁闹归闹,实际上还是伤不到他的。

这对夫妻有时觉得挺奇怪的,生活中常见那种天天吵架离婚挂嘴边却继续吃一起住一起睡一起的夫妻,也有那种冷漠疏离各管各的形式夫妻,而这对夫妇的感觉完全没有八年分居的疏离感和冷漠感。如果本来可以就吵吵但是不用分居呢?



评论(4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