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飘然远去,归期未定。

爱的幻灭——老电影《蝴蝶君》影评

放假两天看电影,刷了一部老电影《蝴蝶君》(第一次看),买票看了一部新电影《后来的我们》,买票看的新电影让我失望,《蝴蝶君》却让我感慨而纠结。

《蝴蝶君》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真人真事实在太传奇了——京剧演员时佩璞(JD)和法国WJG布尔西科将近20年的交往,布尔西科辨别不了枕边人的真实性别(详情请自行百度吧,传奇得让人下巴都要惊掉了)

说回电影,《蝴蝶君》的两大主演演技都是杠杠的,尊龙真是绝色啊!男装英俊潇洒,女装妩媚动人,难怪当年能竞争《霸王别姬》的程蝶衣一角!

这部电影的感情很动人,我相信两位主角都爱过,尽管两人的爱是错位的;但真相却是残酷的,如果这就是爱情的真面目,我想高仁恩和宋丽伶根本就不想触碰。

电影里的感情是倒错的,高仁恩以为自己得到了一位温柔顺从的蝴蝶夫人,完全的占有了她的全部感情——其实他爱上的却是一个男子乔装的女人,他爱的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影子,爱上的是一个假象,他根本不能接受他的“蝴蝶”是位男子,自己被爱人欺骗、利用、出卖、成为法国笑柄的事实。他的爱情幻灭了,最后高仁恩唱着《蝴蝶夫人》自刎身亡。高仁恩的鲜血,仿佛是从他那颗破碎的心汩汩流出。

宋丽伶一开始就是清醒和理智的,他毫不客气的揭穿了高仁恩对《蝴蝶夫人》的片面自大的看法——是东方女人为西方男人毫无怨言的牺牲了,西方人才觉得伟大;如是西方女人为东方男人牺牲了,西方人只会觉得恶心——一语成缄,不但电影里最后是“西方人”为“东方人”死去成了西方的笑柄,电影上映后在西方不受欢迎也印证了这点。

宋丽伶设了圈套,引诱高仁恩步步陷入,从中套取QB。我无意责怪宋丽伶,为了国家做出这样的牺牲,已经够辛苦的了,又怎么忍心苛责呢?但我相信他在步步设计的时候,自己的感情也步步沦陷,也许他也迷恋于有一个人那么狂热的迷恋和宠爱他——尽管这种感情是建立在假象之上,但总是让人享受的。

宋丽伶的内心,总是希望高仁恩能真正的接受他的真面目,尽管他知道这很难,任何一个人被欺骗、利用、出卖,变成自己国家的笑柄,都难以忍受,难以原谅——但是,如果真的有例外呢?如果真有例外,高仁恩愿意原谅他的欺骗、利用、出卖,愿意接纳他的男儿身,把他当作一个男人来爱,而不是那个演绎的“蝴蝶夫人”,如果真有这种感情,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是举世难寻的珍宝,最珍贵的真情,可以说是错过就没有了——对于寂寥孤独渴望真情却又不得不压抑的宋丽伶来说,他太渴望真的能获得这种感情了,尽管他知道,希望渺茫。

影片的最后,恢复男装的宋丽伶和高仁恩囚车相见,宋丽伶先高傲的问高仁恩是否还爱他,还想要他,然后就完全的展示了自己,跪伏在高仁恩的膝下,说着两人才听得懂的情话,明明白白的男儿身,脸上却完全是女子温柔婉约的表情,我不认为这种表情,这种态度是宋丽伶的本性,如果高仁恩就此完全接纳了宋,高一定还能看到宋性格更多的侧面——这里我只能理解成宋丽伶希望唤起高仁恩过往的热情,渴望高仁恩说一声爱他——这时候他已经完全不需要从高仁恩这里套取QB了,他渴望的就是高仁恩能真正的爱他本人。然而他的爱也幻灭了——高仁恩爱的是“蝴蝶夫人”,而不是“蝴蝶夫人”的载体宋先生,宋丽伶喃喃的说着高仁恩原来从来没真正的爱过他,然后就失声痛哭。宋丽伶渴望一个真正爱自己的人,这幻想也破灭了。影片的最后宋丽伶坐飞机回国,机舱门关闭的瞬间看到他流下的眼泪——这仿佛是从心间滴落的泪水一般,为了自己死去的爱情,为了以后这幻灭而孤寂的人生。

宋丽伶和高仁恩的相遇,纠缠,不可避免,两人的交锋,不可避免,宋仁恩以为抓住了蝴蝶,但那是一只天亮就会飞走的蜻蜓;宋丽伶以为卸掉伪装,就能让两颗心真正的贴近——但幻想的破灭换来的只是一地鸡毛。爱最终成殇,迎来了一个惨不忍睹的结局。

PS:有很多影评从中西方思维、西方刻板印象、镜像理论等进行分析,都评的很好,有兴趣的请自行去搜索。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