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飘然远去,归期未定。

隆中对与“雍凉战略”焦点之三国荆州(1)

候机时打字,初步思路。
荆州是三国里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牵扯了三国太多的恩怨。
刘备的战略是隆中对,也就是要全据荆益,以对曹魏实行钳形攻势。但这却与孙吴的利益产生了严重冲突。
纵观东吴用兵,主要就三个方向,一是合肥,一是荆州,一是内部山越,这跟东吴的核心利益是有莫大的关系的。
  孙权所在之地当时主要就是扬州,荆州在扬州上游,战略位置极其重要,顺流而下,就能灭了东吴,长江下游的政权天然面对上游有巨大的危机感。不信的话,举例看看,淝水之战时,桓冲在荆州牵制前秦军队,为谢安谢玄破秦创造有利条件,王敦占据荆州,顺流直下攻破建康,俘虏晋帝。东晋一朝,帝权衰落,谁占据荆州,谁就是权臣,王敦、桓温、刘裕莫不如此。再举一例,南宋时的襄阳城,正是荆州范围内,襄阳不破,南宋还可保安,襄阳一破,南宋灭亡就指日可待。因此,荆州对于孙权来说,那是战略要地,堪称命门!
另一战略要地是合肥,有言曰守江必守淮,保扬必保荆,但合肥不是本文讨论重点,不再详述。
再看东吴的战略转变,周瑜的二分天下,是要占荆州,益州,汉中,结好马超,以图北方。鲁肃榻上策,要求剿除黄祖,进伐刘表,竟长江所极,据而有之,然后建号帝王以图天下。总之,周瑜鲁肃,是以竞逐天下为主要目标,要图中原,成帝业,在吕蒙时则发生转变,蒙乃密陈计策曰:“(今)征虏守南郡,潘璋住白帝,蒋钦将游兵万人,循江上下,应敌所在,蒙为国家前据襄阳,如此,何忧於操,何赖於羽?且羽君臣,矜其诈力,所在反覆,不可以腹心待也。今羽所以未便东向者,以至尊圣明,蒙等尚存也。今不於强壮时图之,一旦僵仆,欲复陈力,其可得邪?”换句话,吕蒙要保住的是江东这一亩三分地,鼎峙江表,总体的国家战略已偏于保守。如孙权以统一天下为务,在魏强蜀吴弱的情况下,或还可能顾全大局,如转为保守战略,则夺取荆州以张形势便于防务成为了东吴的必然选择。
所以说,孙权刘备各自的战略是有根本冲突的,而这冲突的关键点,正是荆州,这使得吴蜀联合之路,波折不断,困难重重。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