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飘然远去,归期未定。

李达康*丁义珍*孙连城*赵德汉(没有名字的小小说)

李达康需要审批一个项目,派孙连城去办理。

孙连城按流程打了报告,层层传递到北京,隔三差五的打电话去问,对方工作人员总是说:“嗯,现在报批的项目太多,赵德汉处长需要研究。”“在研究,在研究,在研究……。”

一个多月过去了,没有丝毫进展。

李达康很不满意,把孙连城叫过来责备:“你怎么搞的?工作进度都被你拖慢了,你马上去趟北京,问一问,催一催!争取两个礼拜审批能下来!”

孙连城一脸无奈:“赵德汉处长说要研究,听说他那里,连副省长要见他都得在门口排长队呢……”

李达康拍桌子:“你马上去北京排队!”

孙连城一脸无奈:“现在按规定,出差要填出差审批表,没有学习、开会等出差事由是没法报批的,关键还要有文件,纪检那里要有留存的材料。按规定没有正式文件,没有出差报告单和审批单,费用不能报销……”

李达康大怒:“就你事多!完不成任务还有这么多借口!这事情你不用干了,我另外派人去!”

李达康把孙连城调到了一个冷门岗位,另外派丁义珍去北京。

丁义珍接到任务,思考了一下,打了张请假条请了几天事假,然后打电话叫了个人嘱咐了几句,乘飞机飞到了北京。

丁义珍到北京很快就摸了门路,找个隐秘的渠道给赵德汉处长送了个礼包。

很快审批就下来了。

丁义珍又打了个电话:“嗯,现在审批下来了,你那礼包很管用,对了,我这次到北京的路费……”

“丁义珍副市长放心!一切都包在我身上!”电话里那声音乐的都停不下来。

丁义珍办事得力受到李达康的嘉奖,从此以后承担了越来越多的工作任务,自己也是深得李达康的赏识。

突然有一天,丁义珍TF案发,跑路了,京州上下震动。

深夜得知消息的李达康拍桌大怒:“他打着我的旗号,他自己捞钱去,我背黑锅!什么玩意!”连夜打电话给孙连城、张树立要布置任务消除不良影响。

孙连城仰望星空:“只要我不变成丁义珍,李达康就永远不会给我提级。”


评论(3)

热度(10)